多项证据表明,贸易紧张影响全球经济

时间:2019/7/30  访问:61

 

       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世界经济展望更新预测》报告,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3.2%,2020年回升至3.5%。与4月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相比,此次报告对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测均下调了0.1个百分点。

       报告指出,经济下行风险加剧,其中一点便是由损害市场情绪和减缓投资的贸易和技术紧张局势所带来的。

       无独有偶,上周,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向成员提交的有关贸易发展的最新年中报告指出,2018年10月中旬至2019年5月中旬,由WTO成员实施的贸易限制所造成的贸易量减少处于历史高位。

       近年来,全球范围内贸易限制措施屡见不鲜,并不断加码。最新的例子便来自东亚。7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限制对韩出口3种半导体材料,并威胁要把韩国从“白名单”中剔除。

       而据共同社7月26日报道,日本拟最快于8月2日提请内阁批准,将韩国移出“白名单”。

根据韩联社此前的消息,如果韩国被排除在“白名单”之外,不仅是半导体材料,几乎整个产业领域都将受到影响。

       日韩争端累及半导体行业

       所谓“白名单”是指战略性物资出口优待国家名单。被移出“白名单”后,韩国购买日本材料等产品时使用的一揽子协议(3年有效期)方式将变成单独许可方式(6个月或以上有效期,可以延长),韩国每次从日本进口主要材料等物资都需要经过审查程序。

       对此,韩方提出抗议,并开始筹备多项应对措施,包括谋求出口市场多元化、关键技术国产化、国内生产设备规模化,以及诉WTO。

       而日韩两国的缠斗将对全球供应链造成不良影响。IHS Markit警告称,日本向韩国出口关键化学品的任何长期中断都可能导致全球存储芯片供应短缺,令终端产品,包括服务器、手机、个人电脑和各种消费电子产品受到影响,全球消费者可能不得不为这些产品支付更高的价格。

       为此,7月24日,美国半导体工业(SIA)协会、全美制造业协会(NAM)、国际半导体设备材料(SEMI)等6个协会向韩国通商交涉本部长柳明熙和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发出公开信称,“我们敦促两国在寻求迅速解决的同时,不要使局势进一步恶化,以避免全球信息通信技术产业和制造业遭受长期损失。”

       信中强调,全球通信科技产业和制造业供应链互相复杂连接,并且依赖于在必要时可有效调配配件、材料、技术等的体系,日本和韩国在这种国际分工体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美国电子业也在信中警告,此举也将令日本“自食其果”,不透明、单方面的出口限制等政策变化,可能会导致供应链崩溃、发货延迟等,从长远来看,不仅对本国国内,也会对在外国经营工厂的企业和劳动者产生长期的负面影响。

       全球进口限制增长44%

       而日韩贸易摩擦只是冰山一角。根据WTO有关贸易发展的最新年中报告,2018年10月中旬至2019年5月中旬,WTO成员采用了38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主要是通过提高关税、进口禁令、特别保障、进口税和出口关税的方式。这期间,进口限制影响了3395亿美元的贸易,较2012年10月有统计以来增长44%。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指出,一些贸易限制措施已经实施,一些还在磋商阶段,未来仍有可能实施,这表明全球贸易的不稳定局面仍将持续。

       “总体情况令人担忧。报告表明,贸易紧张局势继续主导全球贸易环境。”阿泽维多敦促WTO成员共同努力扭转形势。

       IMF亦在其《世界经济展望更新预测》中指出,多边和国别政策行动对于巩固全球增长的基础至关重要。紧迫的需求包括缓解贸易和技术紧张局势,快速解决与贸易协定相关的不确定性(包括英国和欧盟的贸易协定以及涵盖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的自贸区协定)。具体来说,各国不应该针对双边贸易差额诉诸关税手段,或以关税替代对话来施压他国实施改革。

       上世纪80年代的教训

       那么,贸易限制是否真的能惠及实施国经济?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经济学和公共政策学教授李·布兰斯泰特(Lee Branstetter)在其名为《贸易限制有用吗?上世纪80年代美日贸易教训(Do Trade Restrictions Work?Lessons From Trade With Japan in the 1980s)》一文中,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上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及其继任者试图利用美国的外交压力来减少与日本的双边贸易逆差,美国对日本实施了广泛的贸易限制,对汽车和摩托车等政治敏感的日本出口产业使用关税和配额等贸易手段。

       布兰斯泰特研究发现,尽管美国实施了贸易限制措施,但与日本的双边贸易逆差并未消失。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双边贸易逆差仍然居高不下,并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显著增加。21世纪后期,贸易赤字虽有减少,但原因是由经济衰退造成,人们的消费能力受到限制,同时削弱进口,并非贸易限制起了作用。

       布兰斯泰特认为,贸易措施并没有解决导致进口高于出口的基本经济条件。

       经济学有一个通俗的原理,即决定贸易收支平衡的不是关税或者汇率,而是本国的储蓄率和投资率。如果政府预算赤字和私人投资的总和大于储蓄,一个国家将出现经常账户赤字,即国内生产无法满足国内的消费需求,只能通过进口商品,其结果自然陷入贸易赤字。

       而且由于无法明确贸易逆差的特定来源国,或者造成不平衡的特定商品和服务,故整体贸易赤字原因很难确定。这意味着,限制从某一国家或特定商品进口的政策对整体赤字几乎没有影响。

       与此同时,布兰斯泰特还提示,应该注意上世纪80年代的另一个教训,加征进口关税将进一步增加贸易逆差。

       布兰斯泰特研究显示,加征进口关税不仅会引起贸易伙伴的反制报复,而且会限制可获得的商品和服务的种类,并提高进口价格,从而增加本土消费者的消费成本。

       6月19日,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创始人弗雷德·伯格斯滕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关于近期贸易政策经济影响的听证会上警告,如果美国政府全面实施进口关税计划,意味着将对超过1万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相当于给美国民众增加2500多亿美元的税收负担。

       他表示,这些政策的不确定性会削弱公众对经济前景的信心,并抑制投资,拖累美国经济增长,甚至可能使美国经济陷入衰退。

 

 

版权所有: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佛山分所 粤ICP备10060629号 法律声明 | 您是本站的第4529545位访客
>>